58彩

行業資訊

中國環境治理:“專家看”和“局長說”

發稿時間:2016-01-11 17:35來源:未知 【 字體:
       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加大環境治理力度,以提高環境質量為核心,實行最嚴格的環境保護制度,實行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中央及國家對環境治理給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視,在此背景下,2015年11月28日至29日,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圍繞“中國環境治理”主題, 聆聽基層環保聲音、分享專家獨到見解,針對環境治理進行跨領域分析、多角度透視,探索經濟新常態下我國環保工作推進路徑。
 
中國環境治理之“專家看”
      “十三五”時期是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取得實質性進展的重要窗口機遇期。新時期的環保工作更是一場“全民保衛戰”,環保問題已不再也不能只是環保部門的問題,而是需要“跳出環保看環保”“跳出環保研究環保”。在不同行業、不同領域的專家眼中,我國環境治理工作又該如何推進?
 
再“大塊頭”的企業也是企業,也要遵守環境法規
 
     企業尤其是央企,在整個環境治理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容或缺,所發揮的作用相當顯著。但也正因為是央企,全社會在對其環境治理密切關注的同時,還存有諸多“不放心”:作為國民經濟支柱,央企這樣的“大塊頭”在環境治理方面會不會“特殊待遇”?尤其是在經濟下行的當下,央企還能擔起多少環境責任?
 
      “央企和其他企業一樣,有共性,再大的企業也是企業,也要遵守中國環境保護的法律法規標準,在這個意義上是沒有區別的。”國資委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趙華林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表示,央企提高環境治理的路徑在本質上是和其他企業一樣的,對于其他企業的一般要求都適應于央企。
 
      “如果說央企有特殊性,那么特殊性就在于這個央企的‘塊頭’比較大,是國民經濟的支柱,有更多的社會期待,更應當帶頭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和標準。”趙華林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表示。
 
      在經濟調結構淘汰過剩產能尤其是經濟下行的今天,很多企業包括央企都是虧損運營,這樣的運營狀況,央企還有多少精力顧及環境治理?
 
      “很多虧損的央企都在減員增效,有很多人在分流,但即使這樣也沒有哪個央企的領導嫌環保費用高,也沒有人提出要把污染防治設施停下來,也不會停下來。”趙華林解釋道,環境污染風險是企業經營的五大風險之一,一旦出現環境問題,對于上市公司來說,損失將會是致命的。
 
      “要想企業把環境治理工作做好,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就要把環境保護也納入企業的考核之中。”提到未來對央企環境治理的要求,趙華林補充道,信息公開也必不可少,不管做得好不好都要公開,這是企業環境治理最好的方法。
 
      秸稈焚燒不能過多指責農民,這是他們理性而又無奈的選擇
 
      毋容置疑,“秸稈焚燒”在整個秋季都是“高頻詞匯”,包括政府、專家、媒體、公眾在內都對這一詞有強烈反應。
 
      “秸稈焚燒是農民做出的一種理性選擇,同時也是無奈的選擇。”針對秸稈焚燒的問題,農業部科技教育司司長唐珂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表示,農民是在農業生產比較效益偏低、秸稈離田還田成本偏高,還要搶生產茬口的情況下做出的選擇,所以秸稈焚燒不能過多地指責農民,應該加大政策創設力度提高秸稈綜合利用率,比如說政府、企業還有農業生產經營主體等幾方共同籌資入手解決秸稈利用問題。
 
      至于如何打好農業污染防治“攻堅戰”,唐珂說,要堅持“一控兩減三基本”。“一控”,即嚴格控制農業用水總量,大力發展節水農業,確保農業灌溉用水量保持在3720億立方米,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達到0.55。“兩減”,即減少化肥和農藥使用量,實施化肥、農藥零增長行動,確保測土配方施肥技術覆蓋率達90%以上,農作物病蟲害綠色防控覆蓋率達30%以上,肥料、農藥利用率均達到40%以上,全國主要農作物化肥、農藥使用量實現零增長。“三基本”,即畜禽糞便、農作物秸稈、農膜實現基本資源化利用,大力推進農業廢棄物的回收利用,確保規模畜禽養殖場(小區)配套建設廢棄物處理設施比例達75%以上,秸稈綜合利用率達85%以上,農膜回收率達80%以上。
 
固廢治理講“三化”,區域督查求轉型
 
      “我國每年產生的工業固廢約為33億噸,這個量是歐盟的2倍,是日本的30倍。”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環境保護部固體廢物與化學品管理技術中心主任凌江表示,我國工業固廢總利用率約為60%,在具體行業中利用率可能會更低。
 
      未來應當采取怎樣的措施推動固廢污染防治?凌江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提到了“三化”,即減量化、無害化和信息化。
 
      “首先就是減量化,但是減量化的前提就是要把責任落實到位。”凌江說,其次就是無害化,治理危廢最關鍵的還是要從生產的源頭去管理,要從源頭管好。這個是環保“十三五”期間一個重要的創新,即推動無害化進程。
 
      “但是需要注意管理的尺度,層層審批會影響市場活力,影響固廢轉移,只有把市場活力釋放出來,固廢的綜合利用水平才能提高。”據凌江透露,目前相關部門已設計了有害物質的規劃報國務院審批,從危險廢物的產生到污染進行長期管理,整個過程中都要對有害物質進行有效控制。
 
      “最后一個就是信息化,要像淘寶網一樣,建一個淘廢網。”凌江說,信息化的發展給我們各個行業的管理帶來非常重要的機遇。應當發展電子商務平臺,這樣能方便信息交換,這樣的信息平臺出現,才能有利于我們整個社會廢物的循環利用,有利于提高整個管理水平的提高。
 
      “十一五”初期環境保護工作面臨著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的狀況,突發環境事件及群體事件進入高發時期,為推進環境管理體制改革、強化國家環境監察能力、解決環境保護地方保護和各自為政等問題,環境保護部先后成立了跨領域跨行政區域的六大環保督查中心。區域督查中心在督促地方政府及相關部門切實履行環保職責,解決突出的環境問題,切實改善當地的環境質量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尤其是隨著環保部門約談地方政府及企業的力度越來越大、案例越來越多,區域督查中心的工作也開始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與此同時,區域督查中心也遇到了與當前環保事業發展不相適應的問題。
 
      “目前對于交辦的督察任務,區域督查中心只有檢查、調查和建議權,采取什么樣的手段制止環境違法行為必須委托地方或者上報環保部。”環保部西北環境督查中心副主任馬國林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說,責權決定方面存在明顯不適應,區域督查中心長期在一線檢查,比較了解各地的環境管理水平,但是在對地方或者是企業的國家環保許可規劃決策方面,區域督查中心卻沒有足夠的發言權。
 
      “面對新形勢和新任務,區域督查機構轉型發展也遇到了重要契機。”馬國林在第四屆環境保護年會上對區域督查轉型也提出了相應的建議:如建立國家環保督察制度,明確區域督查機構職能定位,將區域督查中心納入行政執法系列,解決長期的身份尷尬問題;健全環保督察運行機制,在環保部系統內部建立應用環境大數據的機制,加強環境信息的溝通交流,實現部機關司局與督查中心在環保工作當中的無縫對接等。
 
中國環境治理之“局長說”
      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對環境治理給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視,尤其是剛剛閉幕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更是提出了要加大環境治理力度,實行“最嚴格的環境保護制度”,在這樣的背景下,基層環保工作者面對垂直管理抱有怎樣的態度?環保工作在執法、宣傳方面應如何更好作為?11月28日下午,在2015環境保護年會暨環保局長研討會上,包括專家學者、地方環保部門負責人在內的六十余位嘉賓就以上問題展開了激烈討論。
 
垂直管理:
改革背景下還有諸多問題待解
 
      “監測和監察執法都收上去,地市一級環保工作的‘手腳’都砍了,還能做什么?”東莞市環境保護局局長方燦芬在環保局長研討會上表示,垂直管理實施后,環保工作將會面臨一系列的挑戰和問題,比如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關系協調問題;環境監管與污染治理費用的承擔問題;環保監測監察上收后,地方基層環保部門承擔事務的問題等。
 
      “垂直管理之后,鄉村環保機構如何設置?”重慶市環保局調研員劉文在研討會上說,十八屆五中全會中的垂直管理提到縣一級,但是對鄉鎮一級沒有明確要求,可是實際情況是,鄉鎮一級在環境執法過程中的確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
 
      “實施環保垂直管理,改革步子確實有點大,環保工作會有點不適應,會出現很多的問題,但我們還是要提高對中央決心的認識。堅定信心要改革,同時也要看到復雜性。”環保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在研討會上總結說,在新形勢下要重新認識環保部門的定位,此外,新形勢下環保部門更會成為經濟、政治、社會各個領域矛盾的焦點,要處理好這些矛盾,繼續做好其他的宏觀、綜合協調性質的工作。
 
環保執法:
新法環境下,規避問責風險更要靠“智慧”
 
      新《環保法》通過實施之后,也帶來一些問題,我們如何依法行政來進行環境管理?新法給我們帶來了權力,同時也增加了很多責任,在這種情況下,基層環保工作者怎么規避風險?如何保護自己?這樣的問題雖然很直接,但是卻很緊迫很現實。
 
      “基層環保工作者依法行政、規避問責風險,首先執法部門內部要做到講程序、講規矩。”山東省環保廳副廳長董秀娟在環保局長研討會上表示,執法體系要健全,要建立自己的行政執法程序,每一個程序都要完善,這樣才不會有出錯的“空子”。
 
      “要規避問責風險,就要明確風險和責任。”河北省環保廳副廳長楊智明指出,其次要履好責,按程序辦事,依法行政、盡職盡責。但是做到盡職盡責重點應做到三點:履責有能力、有底線、有智慧。
 
      “每一個環節都要留下證據。當地政府要追究環保部門的責任,除了追究執法過程中的問題,還要追究審批過程中責任。”山西省運城市環保局副局長李福堂在研討會上表示。
 
      “作為環保執法工作者要學會與企業、領導、部門、群眾、媒體打交道。”江蘇省泰州市環保局總工程師陳玉琴在研討會上表示,環境執法要與多部門打交道,要統籌區域內各部門力量,如公安部門、水利部門等。
 
      天津大學法學院院長孫佑海在總結時說,新法的出臺給環保工作開展創造了有利的條件。在這樣的背景下,未來要如何做?首先要認真學習,明確責任;其次要做好宣傳工作,利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通過信息公開和其他各種渠道,向全社會宣傳,普及新環保法知識。再次,要掌握科學技術,及時識破工廠的“小伎倆”。最后,還要有智慧,比如五種打交道的智慧。另外,針對新情況、新形勢,環保追責要有證據,證據的搜集經驗很有意義。
58彩
<address id="119hv"><nobr id="119hv"><meter id="119hv"></meter></nobr></address>

          泊头市 | 河西区 | 新田县 | 万宁市 | 丹棱县 | 平顺县 | 白玉县 | 高阳县 | 河北省 | 南平市 | 丰原市 | 泸溪县 | 麻栗坡县 | 平邑县 | 佛冈县 | 腾冲县 | 云阳县 | 古蔺县 | 康保县 | 兴安县 | 兰西县 | 吴桥县 | 余姚市 | 察雅县 | 宁明县 | 桐梓县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